2017年10月20日

拥核国家拒不参加 禁核条约意义何在?(7:36)

收听 /

《禁止核武器条约》签署仪式。图片来源:联合国法律事务厅

  今年10月6日,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宣布将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非政府组织“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以表彰该运动为促成世界首份全面禁止核武器条约的达成所做的贡献。“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非政府组织,在该运动的努力下达成这一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条约充分展示了民间社会在推动进步方面的巨大能量。但与此同时,世界上所有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都没有参加这项条约的谈判,目前更没有签署条约。那么这项条约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它会不会沦为一纸空文,而它所追求的无核武器世界终究只是人们的一个幻梦?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10月9日,在被宣布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三天,“国际禁止核武器运动”的代表从维也纳奔赴联合国纽约总部这一《禁止核武器条约》诞生的地方,并召开了记者会。

  禁核运动的执行主任碧翠丝·芬(Beatrice Fihn)明确地表示,该运动此次荣获诺贝尔奖的意义在于将人们的视线拉回世界面临的核威胁上来。

  碧翠丝·芬:“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核武器被视为过去的问题,似乎核武器已经是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了。但最近几年,又出现了可能发生新一轮核武器竞赛的苗头,而且所有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都在使其核武库现代化,而任何一件核武器的使用都会给人类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此核武器再次变成了一个紧急事项。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这次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是非常及时的,能够将急需的注意力转移到这些问题上来。”

  的确,朝鲜半岛核问题不断升温,朝鲜和美国以核武器相互威胁使得人们不由得回想起冷战时代。

  禁核运动亚太部主任蒂姆·莱特(Tim Wright)表示,目前全世界有9个国家一共有1万5000件核武器,其中任何一件如果在一个大城市燃爆,都会杀死数以百万计的人口,并造成可持续数十年的严重后果。

  蒂姆·莱特:“当前全球紧张气氛高涨。几个星期前,就在联合国,我们听到了威胁使用核武器的言辞。现在全世界还有1万5000件核武器,除非现在我们就致力于消除这些核武器,核武器再次被使用几乎是毫无疑问的。《禁止核武器条约》给我们带来了一种不同于允许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相威胁的世界。诺贝尔和平奖属于所有这些为了消除核武器而不懈努力的人们。”

  在联合国会员国中共有124个国家参加了《禁止核武器条约》的谈判。在联大今年7月7日对条约草案进行表决时, 共有122个国家投了赞成票,其中包括伊朗。 但有大约40多个国家没有参加谈判,包括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大多数西方国家、朝鲜、韩国、巴基斯坦、印度、以色列和日本等。

  有记者问,美国有关高级官员在条约通过后曾表示,《禁止核武器条约》无足轻重。对此,禁核运动的执行主任碧翠丝·芬表示,该运动对美国的反应毫不惊奇。

  碧翠丝·芬:“美国的反应处于意料之中。从一开始我们就听到这样的论调:人类的信任不重要,其他国家的努力和公民社会的努力不重要。但是这些都很重要。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事实不会让特朗普总统放弃核武器。但那并不是我们真正所追究的,我们所追求的是让核武器在人们的心目中变得不可接受。而在这方面,公民社会有着强大的力量。这也是真正推动变革的力量。因为到最后,政府必须得做他们的人民告诉他们要做的事情。这给了我们巨大的机会去动员人们。“

  禁核运动在全球公民社会中有着非常广泛的基础,该运动是由101个国家的468个非政府组织组成的联盟。碧翠丝·芬强调,诺贝尔和平奖属于这个独特联盟中所有致力于消除核武器的人们,属于日本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爆炸幸存者(Hibakusha)。

  “妇女和平与自由国际联盟”是参加禁核运动的一个联盟组织。该组织负责人瑞·阿契森(Ray Acheson)也就条约的影响发表了看法。

  阿契森:“我们最初就条约与各国政府的合作伙伴接触的时候,我们的想法都是要让条约在规范、法律、政治和经济上都产生影响。我们会逐渐看到这些影响。核武器当然不会立刻就消失了。《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和《集束弹药公约》都已经生效一段时间了,我们看到那些最初反对这两个条约的国家都已经批准了条约;有些尚未加入的国家在行为上越来越多地在遵守这两项条约。在《禁止核武器条约》上,我们也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看到这样的影响。同时,条约的经济影响会很显著。在我们的游说下,很多银行和金融机构都已经停止向核武器生产商提供资金。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向全世界传递了另一个信息,通过像我们这样的运动,世界各地的人们联合起来可以消除核武器。”

  《禁止核武器条约》明确规定缔约国不应发展、生产、制造或以其他方式获得、拥有或储存核武器,也不应使其领土或其管辖的任何地方存在其他国家的核武器;条约还规定拥有核武器的缔约国应当以不可逆转的方式消除核武器,并规定了具体的核查机制。

  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遭受过核武器攻击的国家,但同时,日本领土上目前也有美国的核武器。禁核运动亚太部主任蒂姆·莱特特地对日本发出了呼吁。

  蒂姆·莱特:“我们在这里再次呼吁日本政府签署并批准《禁止核武器条约》。如果日本政府不能这样做,便是对被爆者的背叛。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在过去70多年里不遗余力地致力于消除核武器。他们向人类发出了严厉的警告,我们必须倾听他们的证词和呼吁。”

  这次记者会由奥地利常驻联合国代表扬·基克特(Jan Kickert)主持。他对奥地利维也纳作为禁核运动总部的所在地感到自豪。他同时呼吁所有国家,尤其是拥核国家加入条约。

  扬·基克特:“我们并没有幻想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会从一开始就加入条约。但我们的确相信,这一条约填补了一个法律空白,它的确能够使地球上最后一种还没有被非法化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核武器变得不合法,甚至让其承受应有的污名。没有一项禁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条约从一开始就具有普遍性,就连《核不扩散条约》也没有实现普遍性。有核国家花了20年的时间才加入了《核不扩散条约》。我们现在耐心地等待他们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

  《禁止核武器条约》将在获得第50份批准书之日起90天后生效。目前已经有53个国家签署了该条约,圭亚那、洪都拉斯和泰国3个国家已经批准。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分享

《今日联合国》节目 (17:15)
《今日联合国》节目 (17:15)
Loading the player ...

 

2017 十一月
« 十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1. 中国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以“世界背景下的中国文脉”为题举办演讲会
  2. 安理会再次表决 但仍未能延长叙利亚化学武器联合调查机制任期(1:12)
  3.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8月21日在安理会有关科索沃局势的公开会上发言。(音响与文字)
  4.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5月29日在安理会讨论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给国际和平与安全造成威胁的会议上发表讲话。
  5.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29日在安理会有关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公开辩论中发言
  6.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20日在安理会有关阿富汗局势的公开会上发言
  7.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31日在安理会有关儿童与武装冲突的公开会上发言
  8. 中国外长王毅在第69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会上发表讲话。
  9.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5月26日在安理会就科索沃问题举行的公开辩论会上发言。
  10.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19日在安理会有关利比亚最新局势的公开会上发言(音响与文字)
  11.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18日在安理会有关阿富汗问题的辩论会上的发言。(文字和音响)
  12. 安理会24日就打击恐怖主义举行高级别会议。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会上发言。
  13.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16日在安理会有关利比亚局势的公开会上发言
  14.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14日在安理会有关索马里局势的公开会上发言(音响与文字)
  15. 中国外长王毅12月18日在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举行的外长级会议上发言。
  16.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5月18日在2015年后发展议程政府间谈判会议上发言。
  17.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20日在安理会讨论安全部门改革问题时发表讲话。
  18.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3月10日在安理会就阿富汗问题举行的公开会上发言
  19.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27日在安理会有关民航安全与反恐问题的会议上发言
  20. 安理会30日下午就中东局势召开紧急会议,并对一份要求以色列结束对巴勒斯坦领土占领的决议草案进行投票表决。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在会上发言。(音响与文字)
  21.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11月16日在安理会有关叙利亚问题的会议上发言。
  22.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1月19日在安理会举行的有关在冲突中保护平民的会议上发言。(音响与文字)
  23.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9月1日在联大就通过“联合国发展峰会成果文件”决议草案举行的全会上发言。(音响与文字)
  24.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大使9月17日在安理会阿富汗问题公开会上发表讲话。
  25. 安理会10月22日就“中东局势、包括巴勒斯坦问题”举行部长级公开辩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在会上发言。(音响与文字)
  26.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11日晚在安理会通过制裁朝鲜新决议后发言(音响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