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4日

纪念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席位45周年:联合国中国籍职员谈中国在联合国发挥的作用(22:07)

收听 /

  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席位45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这一重要日子,联合国电台邀请三位在联合国工作的中国籍职员来到演播室,畅谈了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席位的重要意义和中国目前在联合国各个领域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这三位嘉宾分别是:联合国安理会反恐执行局副主任陈伟雄、联合国大会事务部中文翻译处处长陈忠良和联合国维和行动部军事计划参谋戴祁林。下面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李茂奇对他们所做的采访:

  

  记者:大家好,今天是中国在联合国恢复其席位45周年纪念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在今天,我们请来了在联合国工作的三位中国籍的雇员,他们分别是联合国安理会反恐执行局副主任陈伟雄先生,联合国大会事务部中文翻译处处长陈忠良先生,以及联合国维和行动部军事计划参谋戴祁林先生。好,欢迎各位的到来。今天对于在联合国工作的中国雇员来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想必你们的心情也非常的激动,今天我想大家在这个时刻可能有一些话希望对我们联合国电台以及对我们的听众有所表达。

  陈伟雄:我想就是两句话,今天呢是意义重大,值得纪念。

  陈忠良:我也是两句话,作为从国内来的联合国的一个雇员,看到咱们的国家、咱们的代表团在联合国的参与程度越来越高,让我感到非常的自豪和高兴。另外,我作为国内来的译员,对咱们国家的代表团能够在联合国更深入的参与各方面的工作,能做一点协助和帮助也感到非常自豪。

  记者:祁林。

  戴祁林:我和前面两位的心情基本是一样的,都是有很强烈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来源于中国在恢复合法席位45年以来对联合国各方面事业所做的贡献。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联合国的职员来讲,我们为这样的成就和参与程度感到自豪。因为 我现在在维和部工作,作为个人来讲能够在这里面工作 ,能够推动维和事业在各方面取得一些进步,我个人觉得我们责任重大,也有很强的责任感。

  记者:45年的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历史性的一些时刻,比如中国代表的开怀大笑、比如说发展中国家对中国表示祝贺的一些情景。你们认为,在45年前中国进入联合国,对于中国来说、对于联合国来说,具有哪种非凡的意义?

  陈伟雄:中国45年前在联合国恢复它的席位,我想应该从两方面看 。一个就是联合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由政府组成的机构,没有任何机构能够取代它。甚至在冷战的时候,它也发挥着它应有的作用。那么联合国从当时到现在,它所涵盖的领域现在基本上涉及方方面面,上至天,下至地;第二个方面,就是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又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又是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自从45年以前恢复它在联合国的席位之后,它也是充分的发挥它应该发挥的作用,履维护联合国宪章》、促进国际合作,这方面中国也在发挥它重要的作用。

  记者:各位都是在联合国工作很多年了,尤其是在各自的领域都是一些重要岗位的负责人,那么我想知道,(注:对陈忠良说)作为中文翻译处的处长来说,你在这么多年在看到中国在参与联合国的事务方面,中国在发挥什么样的一种作用?你们为中国代表团提供什么样的一种服务?

  陈忠良:因为我们主要接触的是文件,那么我就从文件角度讲讲。开始的时候中文不是全部翻译的,只是一小部分翻译成中文。那么在语言的代表性方面它是不足的,而且当时有一些代表是直接用英文的,他没有意识到中文的重要性——作为自己母语的地位的重要性。后来,咱们恢复席位之后很多做法就发生了变化。首先,要求所有的文件都要翻译成中文,这个是很重要的一点。还有一点就是中文不光是联合国的六种正式语文之一,后来慢慢成为了大会和安理会的公众语文,这个也是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的。从一个方面也可以反映咱们国家参与联合国程度的不断地提高。那么从文体,比如说开始是文言文,后来又转变成简体,那也是另外一个体现。还有文风,咱们要看看《联合国宪章》的文风的话,我们现在看着的是一种很古旧的文风,对代表参与联合国的工作、对咱们中国的老百姓了解联合国的作用,都是一种障碍。所以我们的文体也在不断在改变。现在我们有一个很大的词汇库,我们有13万条的一个词汇库。其中这个很多词条是各个年代积累下来的,当时我们的人员组成一半是海外的,一半是国内的。所以很多的词现在已经过时了,我们现在面临的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把词汇现代化、文风现代化。这样呢,就更便利代表参与联合国 工作、更便利中国13亿人口了解和支持联合国的工作。从这些角度我们看,我们还是起着一定的协助和辅助的作用。

  记者:维和是联合国的一项重要工作,在安理会、在整个联合国、在实地都可以看到中国在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中国的维和军人的数量也越来越多,(注:对戴祁林说)您能不能够从维和的角度来谈一谈这些年中国在维和方面发挥作用的一些演变 ?

  戴祁林:今天我们的主题是纪念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45周年,实际上中国在恢复席位之后参与维和行动到今年为止已经有26年的历史了。我们在1988年的时候,在联合国通过联合国大会,我们进入了联合国的维和特委会,然后1990年的时候,我们向耶路撒冷的停战监督组织第一次派出了5名军事观察员,这就掀开了中国军队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序幕。截止到2016年,中国向各个联合国任务区共派出了3万3千人次的维和官兵,目前我们在6个任务区派有部队,在9个任务区派有维和军人,而且今天我们还有联合国安理会方面的专家。可以这么说,在联合国安理会五常中,中国是出兵人数最多的,现在有2700人左右。然后咱们的维和人员,在所有的维和出兵国里面,我们现在的排名是前十左右。然后在维和资金预算方面,我们贡献也很多。我们现在的维和预算摊款占10.2%,维和年度预算将近80亿美元,中国出资将近10亿美元。换句话说,中国在维和领域确实体现了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地位。我们不是仅仅在口头上,我们在人员、资金支持方面都是具有表率作用的。也是用实际行动体现了对联合国维和事业的一种支持。

  记者:反恐也是联合国的一项重要工作。(注:对陈伟雄说)您作为联合国反恐执行局的负责人,能不能跟我们讲一讲中国在这方面与联合国的合作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现状?

  陈伟雄:恐怖主义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不仅仅涉及到一个国家,它是全球性的威胁。第二,中国也是恐怖主义的一个受害者,因此我看到中国和安理会其他的成员合作非常密切。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对所有反恐决议中国都是投支持票赞成,没什么可说的,就是要狠狠打击恐怖主义。10月20日,中国在北京刚刚举办了一次网络反恐的国际会议,我们看到中国在参与国际反恐的工作方面也是走在了前面。还有一个就是,从整个中国在安理会所发挥的作用,我个人看有这么一个特点,就是从恢复在联合国席位以后,开始是摸索的,到90年代,有一些很难表决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投弃权票,但是你现在看,黑白分明。 只要是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赞成。所以这是一大进步。有两个小的故事,一个就是我看到原来中国驻联合国安理会代表团,这些代表都是白头发的多,上岁数的多,现在您看看,年轻人多,黑头发多,充满活力。

  记者:在我们交谈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提到了中国加入联合国的意义,对于中国来说,对于联合国来说,是一种相互的作用。中国需要联合国,联合国也需要中国。展望今后的岁月,我想请大家发表一下感想。在今后,中国的地位,在联合国的地位,在世界舞台国际政治的地位,也会越来越高。那么在联合国,中国的参与还有那些更大的空间可以拓展?

  陈忠良:我是原来在外交部工作,也是做翻译,曾跟代表团一起去参加一些国际会议。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说不要惹到我们,这次会议就是算比较成功的。但是现在我要看一下呢,真的是我们的代表,在安理会不用说,是常任理事国,在大会,各个委员会,发挥的作用那真是看的到的。在我们的文件中也可以看到,收到的中文文件越来越多,代表团跟我们在文件方面沟通的情况越来越多。说明什么呢,就是说他们确实在用这些文件,确实越来越深度地、有广度地参与联合国的工作。那么我想如果谈到进一步空间的话,那就更深入吧,更积极地跟其他会员国共同努力。一个是把联合国本身建成更有作用、更大的一个国际机构,另外就是本身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作为那么大的一个交款国,在主导联合国方向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记者:去年习近平主席来联合国出席联合国70周年纪念活动的时候,在维和方面做出了一些比较重大的宣布,(注:对戴祁林说)您能不能就中国方面的承诺来给我们进行一下分析,在未来的岁月当中,在维和领域中国的拓展空间在哪里?

  戴祁林:在回答主持人问题之前,我想先讲一下联合国潘基文秘书长和中国维和的一些渊源。 潘基文秘书长有十次访华,在最近的几次访华当中,2013年他专门参观了中国国防部维和中心,今年访华的时候专门参观了中国维和待命的直升机分队。回答您刚才提出的问题,去年习主席在联大召开的维和分会上,专门提出了维和方面的六点庄严承诺。一年以来,中国在落实承诺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进步、也做了很多的工作。今年9月在维和峰会之后有个后续会议,叫伦敦峰会,在会上常万全部长代表中国政府宣布了一年以来落实方面的一些积极进展。比如我们看新闻也知道,本月中国正式向苏丹达尔富尔派出了直升机分队,这个是习主席在去年峰会上提出来的。一年以后我们可以看到,直升机分队终于得到了部署。另一方面,还有很重要一点是中国承诺派出八千人参加维和待命机制,在这个机制过程中,中国是登记参加类型人数最多的国家。我们不光登记,而且我们有一部分的分队达到了快速部署的程度。我们用实际行动来配合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一些主题。从维和部的工作人员的角度来看,我们希望中国方面能够继续加大对联合国维和事业的支持。促进我们各个方面专业能力的提升。包括部队的快速部署、包括医疗水平的提高和一些实实在在的援助。从这一点来说,中国是联合国维和领域的一个重要的支持者、推动者和合作伙伴。

  记者:安理会无疑是联合国系统内最重要的一个部门,(注:对陈伟雄说)您此前无论是作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成员还是在此后在联合国系统内担任一个主要机构的负责人,都看到了中国在安理会事务当中、在联合国事务当中发挥作用的逐渐演变,展望未来,中国在安理会事务、在维持和平方面您认为会有什么样的作为?

  陈伟雄:我想大概是四个方面看,第一是中国领导人对联合国安理会的作用非常重视。他们都来过联合国开会,我想今后上到领导人,到主管部门,到中国的各个部门会积极地参与联合国的工作;第二,中国已经是联合国的第三大会费国、第二大的维和经费出资国。出的钱多了,联合国在维持和平与安全、发展和其他方面领域方面所开展的项目就多了、世界各国人民所得到的好处就多了;第三就是,联合国现在涵盖的领域基本上是方方面面的。就是说只要你想到的,没有它没有涵盖到的。所以我想呢,中国在今后将会更加深入广泛地参与这些领域,政治领域、经济领域、社会领域及人道领域等各个方面。最后一个就是,我们今天都坐在联合国总部,在谈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的重要意义。我特别想借联合国电台说一下,我们在地方上还有许多中国籍的中国职员、中国的维和部队、文职人员、观察员和士兵,他们可能现在就在集装箱里面、可能就在荒山野岭里面、在破烂不堪的街道里面执行维和任务。所以我就想对他们说:没有他们,也就谈不上维持和平与安全这么大的一个原则。最后我想赠送一句话,也希望他们高高兴兴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家来。

  记者:谢谢各位在今天这样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同我们分享在联合国工作的体会以及对联合国恢复中国席位45周年纪念日这样一个重要时刻大家所具有的感受。好谢谢各位,再次感谢你们。

分享

《今日联合国》节目(14:21)
《今日联合国》节目(14:21)
Loading the player ...

 

2017 一月
« 十二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