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5日

安理会中的女大使系列节目之一—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萨曼莎•鲍尔(7:21)

收听 /

  安理会肩负着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使命,它可以代表国际社会决定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的国家采取集体行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安理会是整个国际社会集体生活当中“权柄最大”的机关。安理会的会议厅传统上一直由清一色身着黑色西服的男性主宰,出现在这里的女性往往是凤毛麟角,或者被视为点缀。但当历史的时钟走到2014年时,格局发生了改变:安理会15个成员中首度出现女性占三分之一的局面。这毫无疑问是争取两性平等和赋权于妇女的努力取得的进步。我们将陆续通过《安理会中的女大使》系列节目为您介绍这些非凡的女性外交官,展示她们对国际事务和女性角色的思考。在今天的节目中,你将首先邂逅的是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黄莉玲的报道。

  2014年的安理会会议厅出现了跟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的场面:这就是开会时,人们会看到15把“交椅”里有5把上面坐着的是女性。这些非同寻常的女大使分别代表着卢森堡、阿根廷、美国、立陶宛和尼日利亚。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萨曼莎•鲍尔2013年8月到任,到目前刚好一年的时间。鲍尔同时使奥巴马总统的内阁成员。

  鲍尔: “约旦常驻联合国代表即将进行替换,新任大使将是一位女性,因此很快在安理会中我们就会有6名女大使。安理会有15个成员,如果按照女性占世界人口一半的比例来推算的话,我们在安理会当中应该有7个半女性,因此现在还应该再增加一个半。不过我想现在有差不多6名女性在安理会中是一种象征,它表明了妇女在世界各地的社会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而且这些安理会女性成员中有的来自发达国家,有的来自发展中国家。我想这是一种好的、进步表征,同时也说明了还需要再做些什么工作。”

  鲍尔在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之前担任美国总统特别助理兼白宫国家国安人员多边事务和人权问题高级主任。但在从政前,鲍尔是一名记者,在波斯尼亚、东帝汶、科索沃、卢旺达、苏丹和津巴布韦等地有过广泛的采访报道经验。她著述颇丰,还曾荣获普利策奖。结束记者生涯后,鲍尔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担任公共政策与全球领导力实践教授。

  鲍尔今年四十三岁,年富力强,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鲍尔: “我刚才坐在阿根廷大使的旁边,她刚刚喜得孙女。她给我看了照片,因此在这次有关南苏丹的吹风会上我感到一阵喜悦。我知道男性同事们对自己的孙男孙女也同样关心,但我并不会常常看到男大使之间会出现这种情况,因此女大使之间多少有一种姐妹情谊。有人曾开玩笑说,在安理会当中,男人跟女人都是一样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从我们的政策立场来说,我们在安理会中代表我们的政府、代表我们国家的利益、代表普世价值, 因此你会看到很多不一样的情况。你不会看到女性都往一个方向投票,男性都往另一个方向投票,那样的话简直是疯了。但是你的确可以看到我推动将妇女融入到世界各地的和平进程中,这不是因为我是女性,而是因为美国认为女性参与到和平进程中来的时候,她们更有可能带来持久的和平,研究证明了这一点。”

  鲍尔在安理会中积极致力于推动美国的外交政策与利益,她重点关注的领域包括联合国改革,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及妇女的人权,促进宗教自由和保护宗教少数群体,打击人口贩运,民主和人权等。

  鲍尔表示,作为一名女大使的确有会着不同的视角,但指导女大使工作的并非只有这一个角度。

  鲍尔: “我会非常小心避免那种将女性与女性所推动的东西进行联系的倾向。在安理会中推动有关针对女性的性暴力问题讨论的主导者就是一名男性,(英国大使)格兰特。我认为各国代表带到这个会议厅里的是他们个人的价值观和决心、他们国家的价值观与决心,有时你会看到两者的重合,但是不会因为这个大使是一名女性或者男性就会有特定的政策立场。”

  美国首次向联合国派驻女性大使是80年代里根政权时期的珍妮•柯克帕特里克(Jeane Kirkpatrick)。马德琳•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在担任国务卿前在90年代也担任过常驻代表。鲍尔的前任苏珊•赖斯(Susan Rice)也是一位女性。

  鲍尔表示,从90年代到现在,不仅在美国,整个世界的外交界中女性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发言权。

  鲍尔: “当我被告知我将被总统提名担任美国驻联合国的大使时,我高兴坏了。我首先打电话但给马德琳•奥尔布赖特,向她征求意见,我想知道她刚到联合国任大使的时候都做了什么、她会向我提出什么样的建议。她告诉我,她召集了在联合国的所有的女大使,她们搞了一个定期聚会的团体,在奥尔布赖特1993年到1997年在任期间定期聚会。那个时候这个团体叫做‘七国集团 ’。当时联合国180个左右的会员国当中只有7名女大使。现在联合国有193个会员国,女大使人数增加到31人,因此我们现在这个团体叫做‘三十一国集团’。我们经常在一起吃晚餐或者喝咖啡,大家一起讨论看看我们是否能够作为一个集团在联合国内部做些什么。如果按照世界人口比例来算的话,要实现真正的赋权与平等,联合国内的女性大使应该是97名,因此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从奥尔布赖特在联合国的时候到现在,已经显示出了我们取得了进步,至少是微小的进步。”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分享

《今日联合国》节目(13:31)
《今日联合国》节目(13:31)
Loading the player ...

 

2014 十一月
« 十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