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9日

十年磨一剑——一名中国维和女警官的成长道路——访联合国维持和平部任务区管理官员朱华(12:31)

收听 /

  

   

  每年一到“5.29” 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纽约总部以及联合国在世界各地的维和行动都会举行活动,纪念在联合国旗帜下因公殉职的维和人员,并对以非凡的专业水平、献身精神和勇气仍然在为维护世界和平做出突出贡献的全体维和人员予以赞扬和表彰。在今年于联合国纽约总部举行的纪念活动上,人们可以看到一名身姿挺拔、笑容亲切的礼仪官——中国籍女警官朱华。在纪念仪式排练的间隙,朱华接受了联合国电台记者肖凡的专访,讲述了她从联合国驻海地特派团维和警官,到维持和平部任务区管理官员的历程。请听报道。

  来自上海的朱华今年34岁,她2000年从警,先后在2001年APEC会议、六国峰会、2007年世界夏季特奥会等重大国际活动中承担各国领导人随身警卫、联络官、执法人员火炬手等工作,是上海市公安局110报警服务台首批接警翻译之一。2008年7月至次年9月,朱华有幸作为一名中国派遣的维和警官,赴联合国驻海地特派团执行维和任务。

  朱华:“我是2008年7月作为维和警察被派遣到海地任务区执行维和任务的。其实,刚到的时候,那里的情况跟自己在派遣前对任务区的了解截然不同,因为一开始我们还觉得到了那边会分配工作什么的,一切都会比较顺畅,但到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要竞聘的。联合国会公布一些岗位,你要根据自己工作的经历、背景去应聘。经过几次面试,我需要在两个工作中选一个:一个是培训,因为我在国内的时候是在一个既是警察教育培训又是警察公共关系的部门工作的,所以我在(联海特派团)的一个培训机构看了一下;还有一个就是做任务区的新闻官。我最后被录用为新闻官,就是做一些有关联合国维和警察的新闻宣传、信息公开的工作。我当时是在总警监办公室,经常参与各种各样的突击行动,一些重要的会议,以及重大活动的新闻报道。”

  经历过多年动荡的海地不仅治安状况出奇的差,而且是西半球最贫困的国家,当地生活条件的艰苦可想而知。联海特派团的维和人员尽管不会像当地人一样整日为温饱担忧,但交通意外、恶劣环境带来的伤病考验、针对联合国人员的恐怖袭击、不可预知的民众不满情绪以及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正在成为他们面临的主要风险。

  面对工作压力大、生存环境恶劣、骚乱活动频发等因素带来的诸多困难,朱华以卓越的成绩表现出一名维和警察优秀的职业素质。她时常早出晚归,深入太阳城、马缇桑等红色高危地区和各类灾难性事件现场第一线,独立承担禁毒、抓捕黑帮头目、群体性事件处置、绑架、凶杀、反恐等重大事件和联合行动的拍摄工作。

  朱华:“我认为人的适应能力是无穷的,其实刚过去的时候是很紧张的,尤其海地是配枪任务区,我们每个人都是带着武器过去的,一讲到带武器,就知道那个地方肯定不太平。其实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我们都是非常紧张的,枪全都是上膛,但是上保险,保证不会有走火的情况,每天睡觉都把枪放在身旁,而且晚上有时候会被枪声惊醒。时间长了以后,当你适应了这种环境,而且对当地的治安情况有了一些了解之后,你的焦虑就会渐渐降低。那时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除了精神上的紧张,生活条件也具有很大的挑战,因为那边经常断水断电,我们属于单警不是整建制防暴维和警察,他们有一个营地,可以自给自足,我们很多东西都是靠自己,所以一旦断水断电,基本上就什么都别指望了,我曾经连续三个星期,每天只用一瓶矿泉水洗脸带刷牙……我回来以后跟身边的一些亲友讲的时候,他们说,你那还叫脸吗?”

  在海地维和期间,朱华也参加过一次联海特派团举办的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纪念活动,这次活动让她更为深刻地体会到了维和行动的多元化和维和人员的多样性。

  朱华:“当时主要就是组织(任务区)两种不同类型的维和警察——整建制维和警察和单警参与到警营开放(Open House)的活动中来。主要的活动包括:日常工作的展示,比如,维和警察在当地具体做一些什么事情,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配合当地警察开展工作,或者协助当地老百姓做一些什么事情,还有就是我们的一些装备展示,此外,还有一些文化交流的东西,比如说,来自各个国家的(维和警察)会把自己国家的一些风俗、具有代表性的美食等展示出来,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平时看到他们多数时候都是非常严肃,工作也很紧张,因为整天都是在参加各种各样的突击行动,尤其是整建制维和警察那一块,看到他们都是全副武装,可能有时候还带着面罩,连眼睛都看不到,但是(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那一天看到他们穿很多自己民族的服装,跟当地老百姓互动交流,一起吃吃东西,聊聊天儿,跳跳舞之类的,就觉得其实任务区的生活还是挺有意义的。”

  圆满结束在海地的维和任务后,朱华回到了上海并从上海市公安局借调到上海世博会事务协调局安保部参与园区安全保卫协调工作,但她仍然希望进一步在联合国维和领域发挥自己的才干。2013年10月,经公安部推荐,联合国审查考核,朱华成功竞聘维和行动部警察司任务区管理官员,来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工作。

  朱华:“在纽约总部我觉得无论是我身边工作的同事,还是各个层面的领导都非常敬业,而且真的就是把这个(维和)当作自己的生命在经营。经常看到大家很早很早就来,比如说,我们做招聘的工作人员因为要和任务区的时差配合起来,可能6点、7点就到了,然后,晚上9点、10点都还没有走,有时候,举行一些与任务区有关的会议或者要商议一些事情的时候,就基本上没有任何饭点、下班这些概念,对于工作的很多要求都非常高。因为从维和警察的角度来说,我们这里其实等于是整个维和行动的顶端了,如果你工作中有些问题考虑得不是非常周到,你可能影响的就是一整块儿,甚至几年的工作过程。”

  在即将作为一名联合国国际雇员再次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纪念活动之际,朱华不禁感慨万千。

  朱华:“每次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因为之前去海地的时候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参加维和行动,也是第一次作为一个维和人员来过这样一个节日,尤其是,大家可能也知道,2010年海地发生过一次很严重的地震,当时有100多名在(联海特派团)大楼里工作的维和人员都牺牲了,他们当中有不少是以前和我一起并肩工作的同事、队友,包括当时中国派到任务区慰问的一个代表团。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非常心痛。我是(2009年)9月底离开任务区的,跟办公室的同事一起拍了一张合影,作为留念,但现在,我是这张照片上唯一一个幸存者。”

  回想过去近10年的路程,朱华认为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是她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

  朱华:“如果让我重新再选择,整个的这个过程其实很漫长,我从2005年开始知道有维和警察这么一项工作后,就开始努力,直到2008年被派遣,然后2009年任务结束回国,之后的这段时间我也是想着以后是不是能够在维和领域有一些深入的参与,也是去读研究生,并且在语言方面再锻炼,前前后后到现在也已经差不多快10年了,这期间一直在不断地更新、调整,很多人都问,你是不是值得?但是现在,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这样选择,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崇高和伟大的事情。”

  肖凡,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分享

《今日联合国》节目(20:29)
《今日联合国》节目(20:29)
Loading the player ...

 

2014 十二月
« 十一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