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8日

中国维和警察讲述联合国维和行动最真实的一面(18:27)

收听 /

  在许多人眼中,联合国维和行动肩负着一种最崇高的责任——以中立、正直、公正的态度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维护和平,帮助最脆弱的人们重建信心和家园。头戴蓝色钢盔或蓝色贝雷帽的联合国维和人员因为其使命的特殊性而带有一种神秘的光环,在5月29日“联合国维持平和人员国际日”即将到来之际,曾经参加联合国利比里亚维和行动的湖南警官卜征华在接受联合国电台的专访时,讲述了他所经历的维和行动最为真实的一面。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肖凡的报道。

  2011年7月27日,来自湖南的17名中国维和警察远赴重洋踏上了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的土地,他们是在通过严格的笔试、口试、电话面试以及体能和技能考核的层层筛选,并经过专门的培训才最后走出国门,代表中国戴上了配有联合国标识的蓝色贝雷帽的,时年34岁的卜征华就是其中的一名。

  尽管在参加培训时,这些警官就通过互联网等途径了解了很多关于任务区、关于维和行动的情况,但卜征华说,在抵达利比里亚后,他们还是立刻就感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卜征华:“我们到了任务区以后,首先感到远离家人、亲人朋友,一下子进入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环境,衣食住行一下子就没了着落,再加上各方面,宗教、文化的差异,非常明显,最特别的是,我感到语言沟通还是很有障碍,毕竟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还有利比里亚的英语本身叫利比里亚英语和我们学习的英语,在发音、语法方面也还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异,再加上当地的文盲率比较高。利比里亚的文盲率大概是50%,一个字都不会写,纯文盲,只会说他们当地的语言,所以即使是一些英语国家的维和警察跟他们当地人交流起来都感到很困难。因此,我们刚去的时候,交流就成为一个非常大的障碍。还有就是安全方面的挑战,一个是传染病很多,我们去了17个人,有14个都得了疟疾;再就是各种事故,比如交通事故,基本上每天都听说,今天伤一个、明天伤一个;再就是暴力侵害的情况也比较多,尽管联合国的维和行动有各方同意的原则,但并不是代表任务区的每一个人都同意你在那里维和,有些人对维和可能还存在些敌意。比如,去年12月份,有一个尼日利亚籍的维和士兵在自己的营地站岗时遇袭身亡,我们去现场看了,非常恐怖,整个一边脸都被砍掉了,手也被砍断了只剩下一点点皮连着,枪也被抢走了。不久后,在与利比里亚交界的科特迪瓦,维和部队遭遇武装伏击,7名维和士兵当场死亡,大概有20多人受伤,连续发生这么多事情就给我们的心理上造成了很大的震撼。在国内我们根本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全问题,这种恶性的暴力伏击事件是非常少见的,但在那里就好像比较平常。”

  地处西非的利比里亚是非洲的第一个独立共和国。1989年至2003年,这个由美国黑奴后裔建立的国家经历了长达14年的内战,导致15万人丧生,80多万人逃往邻国成为难民。2003年9月19日,安理会通过决议,决定在利比里亚部署一支总数为1万5000人的维和部队,协助利比里亚维护和平与稳定,并保护平民。2003年,中国政府开始向利比里亚派遣维和警察。湖南警队是中国政府派遣的第十支维和警队。

  卜征华:“联合国的维和人员分为几类,一类是维和部队,他们是一个营、一个营地整体行动,在一起生活、一起工作。维和警察也分为两种,一种是FPU,也就是成建制的防暴警察队,他们和维和部队差不多,也是住在营地里面,一起行动、一起吃饭、一起生活,但是我们这种所谓的民事维和警察,在联合国的维和网站上称我们为单警,单警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一个人单独行动,单独出去,跟当地的居民、跟当地的警察接洽一些事务,没有人陪你,也没有人武装护卫你,所以面临的困难和危险系数要高很多。再加上利比里亚任务区又是一个高级任务区,我们不是执法者,没有执法权,不携带武器,因此,安全方面的隐患比较大。我们有很多队友遇到过很危险的情况,比如,他们在外面执勤或协助当地警察执勤的时候,遭到围攻、被拉扯,周围黑压压的人群一片,即使是你现在打电话到总部去呼叫援助,这个时间也是来不及的;还有一些交通事故,把车辆整个就陷在路中间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等就是7、8个小时。2011年总统大选期间,我开车从总部回到住处的这条路在利比里亚首都机场旁边一条比较窄的道路上,所有的人在那里游行,整个交通都堵塞了,我的车停在路中间,周围的人就不停地拍打我的车窗玻璃,我一个人在车上,跑也跑不掉,万一有人挑动、教唆或者煽动一下,这个事情就比较危险了,但是,我当时还是比较沉着,没有理会他们,只管自己往前开车,走走停停、走走停停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住处。幸好没有发生一些大的骚乱,如果发生骚乱后果不堪设想。”

  在一般人心目中,维和警察都是身穿制服、手持武器、配备了最先进的设备,他们或是跟穷凶极恶的犯罪份子殊死搏斗,或在重大事件发生时发挥不可或缺的关键性作用。但事实上,作为单枪匹马深入社区处理各种日常警务工作的民事警察,卜征华和他的同事们的工作虽然没有枪林弹雨,看不到硝烟弥漫,但却在某种程度上更具有挑战性。

  卜征华:“作为民事维和警察,我们的身份是警务顾问。我们去了之后主要是监督、指导、培训利比里亚的警察,提高他们的警务能力,最终建立和改革一支能够根植于当地治安需求的警察队伍和警务体系,为了让他们靠自身的力量尽快地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维护社会秩序稳定这个目标,必须要从世界各地派驻一些有丰富经验的、专业、正直的、能够适应和尊重多样环境的一些警察,去到每一个每一个地区,跟踪这些警察开展工作,监督、指导、培训,具体地参与到每一个案子当中来,陪同他们一起巡逻、陪同他们一起办案、一边进行手把手的教育和培训,指导工作监督他们,同时如果他们违反了人权、违反了法律,我们就要及时地指出来,指导他们如何侦查破案、如何开展社区警务工作,培训他们一些基本概念。我还曾经有机会在利比里亚国家警察学院给他们的高级警官上了一堂课,告诉他们如何防范、打击网络犯罪,尽管他们国家现在的网络犯罪还比较少,因为他们的网络体系还没有建起来,互联网的速度很慢,基本只有少数人能上网,但是我认为互联网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很快普及。因此,有必要让他们的高级警官从现在开始就有一种意识——将来要打击、防范网络犯罪,让他们尽早地提出自己的应对措施和方法来。我在培训时讲了,我说,如果今天通过我这堂课,你们心目中能够留下一点点有关的概念和想法的话,那么我的目标就达到了。”

  在完成繁重的工作任务后,维和人员的生活几乎是一成不变的艰苦和单调。联合国维和行动所在地几乎都是经过长时间战火摧残的一穷二白之地,利比里亚也不例外。在多年的内战结束后,这个国家早已满目苍夷,不仅水、电供应等基础设施被摧毁殆尽,就连吃的蔬菜也要靠进口。在这种情况下,维和人员生活的清苦也是可想而知的。

  卜征华:“生活跟国内比起来当然非常艰苦啦,各种物质匮乏,买不到东西,我们有钱买不到东西,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幸好联合国有一个免税店,给我们提供了提供了一些基本的物资,比如米,肉类就是鸡肉,基本就只有这两样,这还是有保障的。要买其他的蔬菜就比较难买了,价钱也很贵。当地市场上也有肉,但是非常脏,米的颜色都不同,我们不敢吃;小吃我们也不敢买,非常地不卫生,有现成品,有卖那种像烧烤一样的吃的,我们看到他们把活生生的鱼剖一下,马上就烤,烤了就卖,当地人买,我们不敢吃,中国维和人员大多是自己做。就是说,基本的生活还是有保障,但是想要吃好,就是一种奢望,基本上是没这个可能。吃饱,能够不挨饿,只要不到外地执行任务,那还是没问题的。业余生活呢,一方面就是休假,休假就相互走访,因为我们是单警嘛,分配在不同的岗位、不同的地区工作,按照联合国的休假规定,就是每工作满6天,可休息一天,我们就把这1天的时间累积起来,累积成两天或者是三天、四天,然后到其他同事工作的地方去看一看,也熟悉一下他们的环境,基本上利比里亚每一个任务区我都去过。有些地方没有水,饮用水都没有,要用联合国购买的矿泉水,一瓶一瓶的纯净水。洗澡那是一个奢望,因为当地的水源非常不干净,要走几里路用水桶提水,提回来洗澡,洗衣服,所以很不方便。有些地方,像我们在首都,这方面还好一点点。联合国在蒙罗维亚有两个供水基地,我们每天开车用那种装油的塑料罐子拖几罐水回来,拖一次可以管一、两天的洗澡、吃饭、洗衣用水。”

  利比里亚维和任务区的警察来自世界36个国家。卜征华所在的联利特派团总部政策和计划处下属的数据中心有来自美国、俄罗斯、德国、乌克兰、纳米比亚等多个国家的维和人员。卜征华说,在维和行动中,来自不同国家的维和人员抛弃各自国家在政治、宗教等方面的不同见解,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行动,让他切身感受到了一种良好的氛围。

  联合国的维和人员们常说,“一日维和,一辈子情系维和”。卜征华表示,通过在利比里亚一年的维和经历,他有幸结识了世界各地的很多同行,了解了各国不同的风俗人情,直到现在,他还与不少当时的同事保持联系,相互交流经验,这段经历使他受益匪浅。

  卜征华:“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利比里亚这个国家经受了内战之后,倒退得非常厉害。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内战的危害非常严重,对比之下,和平就显得非常值得珍惜,以前在国内工作生活在和平的环境之中可能没有这个感觉,但是自从我到了利比里亚维和之后,我的感觉非常深刻。西非这个地方本来是比较富饶的,它周边的几个国家,从别称中都可以看得出来——‘黄金海岸’,就是加纳;科特迪瓦叫‘象牙海岸’,我们所在的利比里亚叫‘谷物海岸’,都是物产丰富,资源也丰富。据说,利比里亚在1970年代时,人均GDP是非常高的,远超中国。但是,它的内战从1980年代开始,断断续续打了20多年。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2004年的人均GDP好像是130美元,排名全球倒数第二,人民群众的生活非常艰苦,很多人居无定所,食不果腹,没有饭吃。举个例子来说,他们的国家警察局就相当于我们的公安部,有很多警察基本都是不吃午饭,有的甚至一天只吃一顿饭,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要省钱养家。他们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100多美金,物价又非常贵,大街上可以随处看到断腿、少胳膊的残疾人,这都是战争给他们留下了的一些后遗症。相比之下,我们国家在过去的几十年当中,都处于和平发展的时期,经济文化方面都取得了一些举世瞩目的成就,关键的是我们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在过去三十多年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通过这种对比,我深切地感到和平安定的环境特别地难能可贵、特别地值得珍惜,同时也觉得联合国推行的维和行动也特别地有意义、有价值。”

  卜征华说,维和工作“没有那么神秘,但也绝不轻松”。为了让人们更多了解维和行动的真实情况,在维和期间开设了一个微博帐号“湘警维和”。卜征华经常在晚上下班后写好内容,等网速快的时候再发布出去,也是因为这个微博,卜征华这名维和警官才走进了联合国电台记者的视线。

  由于工作受到好评,2012年7月,在维和任务结束时,卜征华代表中国维和警察参加表彰仪式,接受了书面表彰。他表示,维和人员是一个非常光荣、非常了不起的群体,他为自己曾经是这个队伍中的一员而感到骄傲和由衷的自豪。

  肖凡,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今日联合国》节目(13:31)
《今日联合国》节目(13:31)
Loading the player ...

 

2014 十一月
« 十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